• 關 鍵 字:
  •  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 新聞中心 >> 行業要聞 >> 山東省委書記的講話,震動怎么這么大?

山東省委書記的講話,震動怎么這么大?

來源:北青網 日期:2018年2月25日 19:47

山東省委書記的講話,震動怎么這么大?

 

上班第一天,山東人的朋友圈被一篇講話刷屏了。

 

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在全省“新舊動能轉換大會”上這篇講話,有公號僅加了幾句按語全文轉發,不但收獲了海量閱讀數,更引來六千多條留言。有人說,每一條留言都是山東人積壓多年的憤懣。

 

一篇領導講話,何以在廟堂和江湖之間引發同頻震蕩?這么說吧,僅僅是文風,就讓習慣了四平八穩、起承轉合官樣文章的山東群眾驚掉了下巴。以往山東的黨政報告不是不談問題,但時常會堆砌一堆概念,總之成績是主要的,差距正在追趕。從來沒有像這樣把問題赤裸裸地擺出來,不給“東部大省”的領導干部留一點面子。

 

講話用翔實的數據指出:在山東人尚可聊以自慰的經濟總量上,雖然還能勉強維持全國第三,但十年來與第一名廣東的差距,已經從五千多億擴大到一萬七千多億。與第二名江蘇的差距更是驚人,由五十億擴大到一萬三千多億,江蘇已經風馳電掣般把鄰省兄弟甩在了后面。

 

總量岌岌可危,那總量掩蓋之下的結構又如何呢?事實是,山東的高新技術產業產值占比不但比江蘇、浙江低,甚至比河南還低。全國的互聯網百強企業山東只有兩家,排名還在60位以后。山東國際專利的申請量,僅為廣東的5.8%。去年山東外貿依存度比全國低近10個百分點,沿海區位優勢正在迅速下降。

 

講話里有一句話我印象特別深:滴滴打車、支付寶、微信紅包等具有超前引領作用的創新模式,都沒原創在山東。在北京幾乎已經是“無滴滴不打車”的情況下,青島這個山東的開放龍頭,車站的出租車里還貼著抵制網約車的標語。曾經引以為傲的山東交通,高速公路通車里程已經落到了全國第8位,至今省內未通高鐵。從濟南到青島一趟,竟然比去北京還慢半個多小時。

 

當大多數人正在熱烈討論講話時,另一則新聞沒有引起多少人注意,然而卻正是山東十年來錯失“新舊動能轉換”機遇的生動注腳。

 

也是在昨天,山東省紀委監察委宣布,山東省糧食局黨組成員、副局長王傳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目前正接受審查調查。王傳民此前在山東鄒平縣任職13年,最后做到縣委書記。鄒平是山東重要的工業大縣,這里有世界五百強的企業魏橋集團,以及西王集團、齊星集團等一批民營企業,一度曾有9家上市公司,位居山東第一。

 

但這些企業集中于制鋁、造紙等傳統行業,在經濟環境好的時候依靠高杠桿,迅速將規模擴大,但2008金融危機以后,過剩產能開始顯現,銀行源源不斷的資金拿不到了。而當時政府沒有有效地幫助這些企業升級換代,也沒有解決他們的燃眉之急。于是這些企業開始瞄向民間借貸,借新債還舊債。在2010年前后,鄒平的民間借貸逐漸失控,高利貸紛紛滋生。2013年當地的長星集團60多億貸款無法還本付息,民間更發生多起因高利貸而殺人的事件,甚至有警察因此殉職。鄒平版的“金融危機”終于爆發。也就是那一年,王傳民從工業重縣,上調為省糧食局副局長,有點“掛起來了”的意思。

 

這樣看起來,王傳民的問題極有可能出在鄒平任上。其實不只是鄒平,2016年發生在冠縣的“于歡案”也與傳統企業未能及時更新換代、陷入高利貸危機有關。金融危機已經過去十年了,山東的企業還深陷在傳統發展模式里苦苦掙扎。

 

正如劉家義講話中所分析的,2008年在金融危機帶來的產業升級壓力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,廣東江蘇浙江各自找到了一條轉型之路捷足先登,而山東“沒有以壯士斷腕的決心轉到位、調到位”。是沒有人指出問題么?我還記得兩件事,當年國務院秘書長三下山東調研“調結構”,山東某記者發了一組報道直言山東為“大象經濟”。結果該記者受到巨大壓力,離開濟南“旅游式休假”了好久。

 

某年山東“兩會”期間,幾位政協委員聯合出席記者會,席間大家都在大談成就,只有一位經濟學家直言:北有京津冀一體化,南有長三角經濟帶,西有中原經濟區,山東的危機迫在眉睫。當時他的判斷顯得那么突兀,今天卻都被寫進了這篇講話里。昨天我問他對這篇講話的想法,他只說了一句話“總算承認落后了!”

 

 

是的,對于這樣一個傳統濃厚、體量巨大、體制強勢的大省而言,要破除官本位,簡政放權,轉變思維方式都不是一朝一夕能辦到的,但正視問題永遠是第一步。所以僅僅是承認問題,就已經讓群眾如此鼓舞。山東曾錯失過很多次機會,這次中央批復山東省為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,不容再錯失了。前一陣多省干部調整,濟南市民對此憂心忡忡,生怕剛剛鋪展開的城市建設因為領導干部變動而增變數。因為他們知道,這或許是濟南彎道超車的最后一次機會了。人民其實并不沉默,他們對于發展的渴望從未止息,這些呼喊需要被聆聽與回應!

所屬類別: 行業要聞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天津11选5中奖规则